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校史钩沉
校史钩沉

与对外汉语结缘的人生之路

作者:文/张隽隽 朱晓晓  发布日期:2012年06月26日  

中原厚土文化咨询有限公司,一个带着些稚气的名字。它位于保福寺桥银谷大厦,在寸土寸金的中关村拥有2000平方米的办公和教学场地,于不经意中隐约透露了自己的实力。这是一家港资文化咨询公司,我们的校友方湘负责日常事务。在约定的时间,我们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见到了面带微笑欢迎我们的方湘。也许是因为刚开完会,他的神色略显疲倦。但或许是当惯了老师的缘故,尽管忙了一天,方湘谈起来依然兴致勃勃。

与对外汉语的邂逅

坐定后,我的第一个问题是:“看到您的履历上写的是84年入学,89年毕业,为什么读了五年呢?”

“我们入学时,就读的是法语专业,但一年多以后,对外汉语系成立,我们法语系是小系,11人全部转入对外汉语专业。”就是这样的偶然,决定了方湘的一生。

作为北语第一批语言文学系的学生,方湘的感觉是幸福,“北语很多有名的老师比如老院长将明保、吕必松教过我们,吕必松是对外汉语专业的学科创始人和学术权威。那个时代对外汉语的学科理论体系不够完备,因为大规模的学科体系出现是九十年代中期,于是我们学了很多语言学的东西,跟研究生一起听课。经常会有社科院的大家来做讲座,比如陈垣先生。”

回忆大学时代,方湘并没有太多精彩的课余活动可以提及。五年里读了六十多门课,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可以想见的。他每天早上七点离开侵蚀,晚上十一点才回来,中午休息半个小时,基本上就是宿舍—食堂—教室—图书馆—宿舍这样的循环。

尽管如此,他觉得在后来的工作过程中,所学到的知识还是不够用。原因很简单,“中国语言文化的底儿太深了。如果不能做到畅晓古今、贯通中西,你是教不了对外汉语的。”如果时光倒流,方湘认为自己还会像当年学习,而且会一直读到博士,再从事对外汉语的教学。方湘谈到,他现在在北师大进修,就是为了弥补当时没能继续深造的遗憾。

远离对外汉语的日子

1989年,毕业了,方湘被分配到北京教育学院分院教公共英语。虽然并没有能够松狮对外汉语教学工作,但幸运的是,方湘的工作并没有脱离涉外文化。19921994年,方湘被借调到北京市卫生局,作为中国医疗卫生队的法语翻译来到了非洲。在非洲的中国驻外使馆,翻译代表着中国政府,也承担外交的职责和中非友好的使命。在对外经济援助中,方湘目睹了很多贫穷和困难,但是他始终以一种自然、平等的态度面对这一切。即使是在面对西方发达国家的文明,方湘也是以平等的视角看待,既没有仰视,也没有俯视,这或许与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熏陶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段远离对外汉语的日子,于方湘在多元文化的碰撞中,树立明确的自身定位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与对外汉语相约

从非洲回来以后,方湘被首都师范大学派到白堆子的外国语学院汉语培训部,正式从事对外汉语教学。有了教公共英语、涉外和国际旅行的经历,再回来教对外汉语,方湘的视野更加开阔,加上扎实的专业基础,自然就有了别人没有的优势。同时,在北语学习期间,他参与了美国CET的文化项目,当时从美国的大学来了很多中文教授给他们做讲座。这样。在北语的5年,方湘对北美20多个对外汉语的学校都有了全面的了解,接触最多的是普林斯顿大学、明德大学的汉语项目这样的权威机构。

方湘1999年从首师大辞职,担任私立学校Bridge的教学主任和副校长。主要工作室设计教学模式、教材模式和管理模式。经过几年的努力,“把一个空壳的学校设计成了有规模的学校”,原先只有5名教师、全年才30位学生的学校,发展到了100名教师、全年5000位学生的规模,其中涵盖了许多跨国500强企业的外籍职员,甚至包括使馆工作人员。直到现在,Bridge还是按照当时方湘设立的模式运转。2005年,感觉在Bridge的工作已经没有开拓性,喜欢创新、愿意接受挑战的方湘又一次选择了离开。在CET做了一年外交官项目的主任之后,他来到了中原厚土。除了老总爱才之心盛情难却外,吸引他的还有开拓创新的机会。在这里,前面与美国名校打交道的经验极有助益。通过谈话,了解学生身上一百多种参数,进而确定他们的需要和既有水平,为他们安排相应的课程。“因为汉语这块蛋糕太大了,你得知道他爱吃哪块、能吃哪块啊。”这种灵活的模式,为中原厚土创下了口碑,吸引来源源不断的学生。

与对外汉语教学的终生之缘

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工作,方湘有一种使命感,这是他愿意为之奉献一生的事业。对外汉语教学激发了方湘的热情,给了他自由驰骋的天地——尽情发挥自己的才干,而不计较利益的得失。在他看来,对外汉语是一项文化工作,负载着传播中华文化的使命,不应以赚钱为目的。方湘现在在任职的这个公司是不赚钱的,因为租赁场地、培训教师费用巨大,而港资老板之所以愿意,只是因为喜欢,是为了某种理想。当然文化产业不完全是赔钱的。文化不可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其价值,它的价值是无形的,利益在长远的未来。就像如今价值上亿元的梵·高的画。

因此,方湘对在校学生的告诫就是,该读书的时候就要专心读书,学文科的人心里必须清楚,文化不是像一般的商品那样可以牟利。在学校的时候就急着赚钱,不但很难,而且本末倒置,得不偿失。汉语是整个文化思维模式和历史文化的街景,必须对整个文化有深刻的了解,才有资格从事对外汉语教学的工作。

将近两个小时的访谈下来,方湘对自己的而生活谈得很少,只有对外汉语教学这个话题能让他滔滔不绝。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种启示。只有少一点功利心,多一点使命感,才有可能创造被人不敢梦想的奇迹。

《北语校友》第2

 

网友评论:

  • 暂无评论

    发表日期:0

hac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