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校史钩沉
校史钩沉

对话麦哈迈德.阿登姆

作者:沈圳  发布日期:2012年07月05日  

2010年秋天,喀麦隆的麦哈迈德.阿登姆再次漫步在悠长深邃的梧桐大道上,12年前还是这儿青色的学生,现在的他已是阿非可塞(北京)商务顾问的有限公司(Africaccess)董事长兼总经理了。他的公司致力于促进中非商贸合作,主要业务是中非贸易咨询,现已协助多个中国企业成功进入非洲。

“我愿意做中非之间贸易的桥梁,坚固的桥梁”

麦哈迈德.阿登姆的企业家之路要从他的研究生毕业后的创业说起。

98年离开北语之后,身为政府公派留学生的阿登姆选择继续在北京交通大学学习电气专业学习,并获得了硕士学位。在非洲,国家公派留学生的人生轨迹大多是学有所成后回国在政府部门工作。在市场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公职象征着“铁饭碗”,喀麦隆也是如此。留学生回国后谋得一份公务员职业,不仅稳妥,而且可能因为学识卓越提升很快。在毕业之前,阿登姆也是怀着这种最规矩、最常见的想法,他绝对没有想到的是毕业之后会自己创办公司。

故事要从阿登姆解释阿非可塞公司现任中方合伙人丁锐后开始“转轨”。作为在中国举目无亲的留学生,本国使馆往往是很多在华留学生最亲切、最信赖的地方。由于经常去喀麦隆驻华使馆,正在读硕士的阿登姆结识了常去使馆办事的丁锐。他们虽然肤色不同,性格却非常合得来,当时这两个年轻人谁也没想到以后会并肩作战,共同开辟一番事业。

研究生即将毕业,当其他同学都兴高采烈地憧憬着回国以后的生活时,阿登姆却犹豫了。当时在筹划自己将来的他回想着这五六年来在中国的见闻经历,他看到了中国正在逐渐崛起的力量。生活中的小细节给了他创建公司的灵感,“其实,中国人和非洲人相互了解还远远不够。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会经常问一些喀麦隆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之类的问题;而在我的家乡喀麦隆,人们也会问关于中国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且有些问题让我觉得啼笑皆非。”

阿登姆将这个小细节联系到商业操作,于是他的事业画卷逐渐展现在眼前——“中国人都在说,非洲市场广阔,投资非洲大有可为;非洲人都在讲,中国有我们需要的产品,我们希望消费更多的中国商品。的确,对于精明的商人,现在的非洲遍地都是黄金,就是看有没有能力去捡了。但是如果企业家想要开发非洲市场,就要做大量调查咨询。如果投资公司亲自来做这件事,可能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而且不够专业。”

有好想法就要赶紧检验一下是否可行——在经过仔细调查之后,阿登姆发现的确有许多中国企业在进入非洲时遇到了很多始料未及的麻烦。“中国的商人到非洲投资,往往会因为不了解当地风俗习惯、社会状况、法律政策等等原因失败。有许多到非洲经营农场的企业都失败了,尽管非洲有充足的阳光、丰沛的雨水、肥沃的土壤。失败的原因在哪儿呢?主要是许多企业由于不了解非洲国家的法律,比如劳动法、环境法等等,与当地政府、员工以及其他组织的矛盾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甚至严重到只好撤回资金返回中国的地步。举个例子,有些非洲国家为了促进本国人民就业,在劳动法中规定,在中资企业中,中方人员与当地人员的比例不得超过19。如果有些企业不了解这些,违反了法规,就要受到惩罚。”

中非之间信息流通的不畅让阿登姆隐隐约约地触摸到了商机,也朦朦胧胧地认识到这就是他可以为之奋斗,且大有可为的事业——为即将风起云涌的中非商贸交流助力。也许正是敏锐的嗅觉加上拼搏的精神使他放弃了千万名来华留学生所选择的安稳舒适的公职生涯,使他选择超越国界的限制,在一个“人迹罕至”的陌生领域奋斗。

有了这个念头,阿登姆最先想到的就是去找丁锐谈谈。“他非常了解中国的情况,包括中国的政策、法规等。所以我想创业,做中非商贸合作咨询时,第一个就想到了他。现在,他是我的合伙人,我们公司现在接的很多大型项目都与他的能力是分不开的。我们是战友。”阿登姆这样评价他的合作伙伴。

一个光明无限的前景加上个精明能干的战友,阿登姆的阿非可塞(Africaccess)公司在中国的土地上顺利诞生了。

时至今日,阿非可塞公司已经成长为这个领域的领头羊,成功地帮助许多中国公司进入非洲;读者也常常能看到这个身高一米九零的喀麦隆黑大个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上。

十年商海航行过后,虽然历经艰辛,但小有成就的阿登姆谈及自己的理想,依然初衷不改:“我愿意做中非之间贸易的桥梁,坚固的桥梁。”

“我是喀麦隆人,我爱我的祖国,同时,我也感激中国给我的一切”

谈起中国,阿登姆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他真的热爱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提供给他的不仅有起飞的事业,还有完美和睦的家庭。

“中国给了我现在的一切。我的公司在中国,业务也和中国相关,公司现在蒸蒸日上。我的老婆是中国人,我的两个女儿也是中国国籍”,阿登姆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是喀麦隆人,我爱我的祖国,我也感激中国给我的一切。”

阿登姆非常怀念当初在北语的留学生涯,正如他所说,留学给他日后的事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知道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在国外留学过,中国以前一些伟人也曾到欧洲留学。留学生是一股非常有活力的力量,发展中国家应该好好利用留学生的财富,促进国家进步。我们喀麦隆在中国有很多留学生,我们都是好朋友。当年和我一起留学的同学,有些做了外交官,有些像我一样经商,有些回国从政,有些在喀麦隆大学教书。”

刚刚来到北京的那段时间,天气是阿登姆最大的烦恼,“刚来时,对中国的很多东西都不适应。我是从热带来的,从没见过雪,对我来说,北京的秋天和冬天非常冷。”

一路走来,让他不适应的不仅是寒冷的气候,中国和喀麦隆这两个分处不同大陆的国家的风俗之别给他带来了诸多不便。

按照喀麦隆风俗,男人可以多妻。阿登姆的父亲就有四位夫人,二十四个孩子。在喀麦隆人观念里,一个男人有多个妻子会让他把精力集中于家庭中,而不会在外面惹是生非;妻子们之间一般也不会产生矛盾,而是像姐妹一样帮助男人共同维持家庭。并非只是有钱有势的人才能娶多个夫人,一般的百姓,只要愿意遵从传统习俗,就可以娶多个老婆。

根据传统,阿登姆应该继承这个“多妻多子”的习俗,但这和中国法律抵触。为了尊重中国的法律,也为了他的中国妻子的感受,他接受了中国的法律和观念。

结婚这么多年,小吵小闹在所难免,但都被夫妻用“大智慧”化解了。阿登姆生长于一个伊斯兰家庭,根据当地教规,嫁入的媳妇必须也得是穆斯林,为此,他的夫人已经随他入了伊斯兰教。现在他们育有两女,一家人和睦的生活在北京。对于他们来说,文化上的冲突同样存在。“我太太刚入教不久,有许多习俗需要适应,新的生活规律也需要更多时间来慢慢调整。相比以前,为了符合穆斯林的传统,她的着装得更加保守。有时候,她会像其他年轻女孩一样追求时尚,但在穆斯林文化里这是被批评的,她也会觉得紧张,我需要帮助她慢慢调整和适应,”阿登姆真诚的说,“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克服这样的困难。”

久居北京,阿登姆已然把自己看成是地道的北京人——在他的概念里,北京人不仅是中国人的北京,它也应该像纽约一样,用包容的姿态汇集全球各个角落的精英。

阿登姆深情的说道:“我来北京12年了,从当初的不适应到现在定居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可以说北京见证了我的成长。”的确,12年的轮回见证了一个异国青年在中国从青涩走向成熟的历程。

12年也见证了一座城市的成长,改革开放给北京带来了更多物质上的财富、精神上的自由,也给北京带来了更多像阿登姆这样的外国人。“我见证了北京的成长,当年只有四环,现在五环、六环都有了;当年地铁一号线还没全线通车,现在四号、五号、八号线都有了;每年都有新的高楼大厦出现;人们和外国人的交往也更加频繁、自然。这些都是北京的变化,我现在可是个‘北京通’,我爱这个给我无限机会的城市。”

阿登姆是中非发展的桥梁,也是北京发展的建设者和收益者,我们相信北京会有更多的阿登姆,中国会有更多的阿登姆。我们同样相信北语能培养出更多像他一样敢于拼搏、热爱中国的外国校友。

《北语校友》第2期

 

网友评论:

  • 暂无评论

    发表日期:0

hac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