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校史钩沉
校史钩沉

北语人永远感恩周总理

作者:王静  发布日期:2012年10月10日  

在即将迎来北语五十周年华诞之际,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想起他为了精心培植北语所做的一切。周总理离开我们也已三十多年了,可我们北语人对周总理的思念之情却依然那么深沉,那么浓烈,因为我们对周总理有一份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永远不会磨灭。

忘不了在“文革”的特殊年代,周总理一方面要时时应付“四人帮”的明枪暗箭,一方面又要日理万机,操劳国家大事,真是隐忍难熬,心里隐忍难熬,心力交瘁。可就在这种困境下,周总理仍胸怀国家,心系人民。1968年当江青污蔑我院是“黑学校、特务学校,是蒋南翔的私货”时,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第二次接见大专院校代表时,回答我院代表提出问题,说“国务院是否批述语言学院的问题,我回去查一下……批还是有可能的。”周总理的这一回答,实际上已经说明北语是“挂了号的”。但他一直把此事挂在心上,到19707月周总理又亲自给外交部党组写信,信中写道:“有文件报告和批示证明,北京语言学院并非黑学校,应向北京语言学院师生员工及有关方面进行解释,以了此案。”就这样,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和直接干预下,“四人帮”强加给我院的不实之词终被推倒。两年多来顶在北语人头上的“黑帽子”曾经是那么的沉重,它像一块巨石压在我们的心间,令我们透不过气来。周总理为北语平反的亲笔信,点亮了我们心中的希望之灯。从此,北语又可以扬眉吐气、名正言顺地成为高校成员了。

喜讯接踵而至,197110月,中央决定北语并入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语虽然失去了称谓,但北语人离开了干校又回到了高校的行列,可以从事自己的专业,也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吧。我们到二外报到后,都各就各位,很快开始了教学、行政等各项工作,

随着世界政治形势的变化,我国在外交上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1972年有40多个国家通过外交途径要求向我国派遣留学生,恢复接受外国留学生势在必行。

197210月,北语人又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周总理在对有关部门《关于恢复北京语言学院的请示》报告中批示:“同意”。紧接着当周总理得知语言学院的房子没有解决时,又再次指示,要迅速解决。

由于中央和北京市领导的高度重视,以及二外领导的支持、配合,复校筹建工作顺利进行。当年年底我们就离开二外搬进了新校址(即现址),开始了再次艰苦创业,在全体教职员工共同努力下,经过半年多的日夜奋战,1973年的秋季终于迎来了42个国家的383名外国留学生入校学习。

要说周总理对北语的关怀,还应追索到五十年代初直至“文革”前。新中国成立后,选派出国留学生工作与接受外国留学生来华学习工作是同步进行的,1950年初周总理就亲自主持会议,研究中外留学生交换问题。出国留学生工作,从1952年成立留苏预备部到1961年改称出国留学生部;外国留学生来华学习工作,从清华大学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北京大学外国留学生中国语文专修班,到北外的非洲留学生办公室,后改成外国留学生部,直至1962年与北外分开独立办校,成立外国留学生高等预备学校,最后改名为北京语言学院,都是由周总理亲自审定、亲笔批示。所以说北语从孕育、诞生到成长的每一步,走过的每一程无不饱含着周总理的心血、周总理的厚爱,没有周总理的特殊关怀,就没有北语的今天。

由于周总理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各级领导也都十分关心北语的工作,早在1965年高教部部长办公会还专门讨论我院的工作,蒋南翔部长在会上说:“应有雄心壮志,把语言学院办好,自己创牌子,使其在国际上出名,真正是‘桃李满天下’,语言学院也是个重要的高等院校,有自己的特点,北大不能代替。”蒋部长的这番话,现在听起来仍然感到很亲切,很有针对性。

周总理作为一国的总理,内政、外交公务纷繁,却为一个小小的语言学院,在十年之内亲笔批示、口头指示达十次之多。这在北京甚至全国高校也是少有的,这充分体现了周总理对北语的殷切期望,期望我们为国家、为世界做出我们独特的贡献。我们要以实际行动感恩周总理,紧紧抓住自己的鲜明特色,充分发挥自己的强大优势,永葆青春,永往直前,再创辉煌。

网友评论:

  • 应当感谢老一辈北语人为建设语言学院所付出辛劳和汗水,特别是当年的建设者如今在世者多已近80多岁了。他们向世人展示的前人种树后人纳凉的无私无畏的宏伟精神,成就了今天的北语。我衷心地向他们致敬!!!!!!

    发表日期:2014-01-02 21:48:02

  • 北语在文化立国,传播大中华文明历史文化中,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发表日期:2013-03-20 16:04:09

hac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