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掠影

联系我们

忆我校获批全国第一个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点前后

作者:赵金铭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7日

    

微信图片_20170707142340

 

    对外汉语教学隶属于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学科,是对母语非汉语的外国人进行汉语和中华文化教育的专业,这既是我校立校之本,也是我校特色与优势所在。至上世纪末九十年代,我校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已经历了近四十个春秋。王还、李培元、钟梫、赵淑华等前辈学者筚路蓝缕,开启我校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先河。1961年至1964年国家培养的四批出国汉语师资,大部分留在我校任教,成为我校上世纪后三十年对外汉语教学的中坚,还有一大批有志于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青年教师,脱颖而出,成为教学骨干。我校师资力量雄厚,教学历史悠久,教学门类齐全,教学质量堪称上乘,在国内同类院校中首屈一指。国家汉办自成立以来,一直设在我校,校长兼任汉办主任。现今的的教三楼二层,即其所在地。成立于1987年的世界汉语教学学会,历届年会均由我校承办,大部分会议代表为我校对外汉语教师,人才济济,实力雄厚。我校的对外汉语教学特色与优势,影响遍及国内,声誉远播海外。

微信图片_20170707142345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日增,来华学习汉语的人数逐年激增。汉语加快走向世界,我校的对外汉语教学事业也随之迅猛发展,汉语第二语言教学作为学科,对外汉语作为专业,已形成社会共识。早在1985年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就断言:“对外汉语教学是一门科学。”凡科学,都是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的客观规律的分科知识体系。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学科要向前发展,人才的培养是关键。对外汉语专业早已建立了硕士点,我校以至业内虽也不断有设立博士点,以培养高层次人才的呼声,但因学科隶属关系问题,此事迟迟未提到日程。

众所周知,时值1996年,我国的学科体系设有一级学科“中国语言文学”,下设几个二级学科,其中一个是“语言学”,再下面便是三级学科,诸如“应用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等。应用语言学,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应用语言学则专指语言教学。对外汉语教学是将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自然隶属于应用语言学这个三级学科。一个三级学科,如何设博士点呢?如何提升对外汉语教学的学科地位,这是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为此,教育部与学位办多次组织专家进行论证,以寻求解决之道。最终决定将二级学科“语言学”扩身为“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其中的“应用语言学”就是给对外汉语教学留有一席之地。按照当时教育部社会科学司司长顾海良先生的话说,“就为的给对外汉语教学一个生长点。”学科定位明确了,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点的设立水到渠成。当时的舆情是,设立第一个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点,非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莫属。

经过一年多的论证、审核,最后终于花落我校。当时,报章杂志都进行了报道。从报道中,我们仍可窥见当时讨论、设置这个博士点的来龙去脉。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设立‘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点

经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1998年5月第七次会议审核通过,国务院学位委员会1998年6月第十六次会议批准,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被增列为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并设立“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编号050102)博士学位授权点(同时设立硕士学位授权点)。这是我国《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1997年调整后首次批准设立的“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唯一的博士学位授权点,它将有利于中国的语言学特别是对外汉语教学领域高层次人才的培养。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的“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点拟设理论语言学、社会语言学、对外汉语教学、语言信息处理4个研究方向,博士导师分别为方立教授、曹志耘教授、赵金铭教授、张普教授。自1999年起,该博士点将面向国内外招收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摘自《世界汉语教学》1998年第4期 第21页)

报道中的“首次”,指第一次设立“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授权点。“唯一”指当时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是唯一的一个“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授权点,只此一家。“特别”指博士授权点的设立特别有利于对外汉语教学领域高层次人才的培养。

博士授权点获批之后,时任副校长崔永华先生主持博士生导师遴选工作。1998年仲夏时节,在逸夫楼大厅,会议间歇,永华校长语重心长,鼓励我申报博士生导师,我闪烁其词,很不自信,以至于一直未填写报表。时间紧迫,学校曾多次催促,最后,时任教务处副处长孟子敏先生代我把申请表填写上交了。等到得知我已附博士生导师骥尾之后,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更多的是诚惶诚恐,惴惴不安,唯恐有负众望,误人子弟。正当为此忐忑不安时,却又要面临一场令人紧张的博士生导师遴选的陈述与答辩。

为遴选第一个“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授权点导师,国务院学位办组织了一个强有力的评审班子,组成成员均为国内语言学和对外汉语教学界的顶级专家。答辩那天,我走进会场,用眼一扫,那阵势真让我好紧张。随后慢慢沉静下来,静心一想,能聆听如此众多学者的宏论,亲炙其为人为文,亦人生幸事。我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评审组的七位评委。他们是:北京大学林焘先生、中国人民大学胡明扬先生 、社科院语言所沈家煊先生、北京师范大学王宁先生、北京大学陆俭明先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先生、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校长杨庆华先生。

这之中林焘先生是我在北大读书时的老师,德高望重,和蔼可亲,是一位忠厚长者。先生是著名语音学家。看到先生坐在那里,让我忆起先生讲课的情景。先生温文尔雅,听先生讲课,使我们如坐春风。我正思忖着林先生会不会提语音教学与研究的问题呢。此时,胡明扬先生一边翻看着我的相关资料,顺手拿起我那本送审的《汉语研究与对外汉语教学》,我想胡先生可能要说话了。胡先生说,“我以前对你不是太了解,现在看了你这本书,听了你的陈述,知道你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多年,也作过一些研究工作,我觉得你能胜任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生导师的工作。”胡先生是蜚声海内外的著名语言学家,在语言研究方面贡献卓著,胡先生认可的话语让我心里一热。

此后,各位先生,有的问我,为带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生做了什么准备?有的问我,如果成为博士生导师,将给学生开设哪些博士生课程?当王宁先生问我,你准备怎样培养对外汉语教学的博士生?我觉得这也是一直萦绕于我心中的问题,正好趁此机会向各位先生请教。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是一个交叉学科。要研究教什么,怎样学和如何教。我始终认为,首先就要解决教什么的问题,即要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给母语非汉语的学生。因此,深厚的汉语功底,是教学的根本。

我想,提升学生面向对外汉语教学的汉语本体的研究能力,特别是有关汉语诸要素:语音、词汇、语法、汉字的研究,还是最重要的。当然,并非为的是传授这些知识,而是要研究这些知识,并将之通过教学手段,转换为学习者的语言运用能力。这便是重中之重。

对外汉语教学方法研究虽然重要,如一味追求教学法,根底不深时,易流于浅近。所以,更重要的首先还是要抓好对汉语本身的研究。对汉语本身的特点及其使用规律挖掘得越深越透,在教学中就会更加有的放矢,突出特点,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

在回答时,我特别强调,我没有忘记,我的老师朱德熙先生早就说过:“根本的问题是汉语研究问题,上课许多问题说不清,是因为基础研究不够。”可以说,“离开汉语研究对外汉语教学就无法前进。”当我们培养对外汉语博士生时,首先要把握住汉语的特点,把汉语研究透,不能以己昏昏而使人昭昭。

在座诸位先生基本认可我的培养思路。我又进一步补充说,将按照这个路子,培养未来的对外汉语教学博士生,还会遇到其他问题。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还有很多分支门类,如第二语言习得、语言测试、语言教学法等,不是我的专长,我会在教学中与学习者共同学习,教学相长,使其全面发展。

微信图片_20170707142652

 

在招收学生后,我一直守住这个方向。以至于在后来的招生简章中,报考我的方向就明确地写道:对外汉语教学.语法研究。后来增补的一些博士生导师,也延续这一方向。学生的论文选题,也多为从汉语教学实际出发,发现问题,结合教学实际进行分析研究,并将研究成果反馈到教学之中。

我今天回忆起二十年前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目,犹如清晰的画面,闪现在眼前。溯往,为的是记住我校曾领先对外汉语教学界,并为此作出自己的努力与贡献。于今,汉语国际教育事业如火如荼,面对难逢之机遇与巨大的挑战,我们应该更努力,作的更多更好。

         

作者:赵金铭,北京语言大学教授,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生导师。曾任汉语速成学院院长、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对外汉语研究中心主任。社会兼职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评委会语言学评委、全国汉语国际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世界汉语教学学会副会长、北京市语言学会会长。1997年曾获香港柏宁顿教育基金会孺子牛金球奖。著有《汉语研究与对外汉语教学》《汉语与对外汉语研究文录》等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