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掠影

联系我们

校医院的昨与今

作者:​李春生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0日

                                     

时光流逝。时值北语55华诞之际,在校医院工作了50多年的我,情不自禁地忆起跟随它走过的风雨兼程的路,并进而陶醉于它今日的美不胜收。

我清楚地记得,1962年建校时,我们只有两名医生;到1965 年我到来时,扩展为4人。尽管如此,也只是和北外(北京外国语学院)合办的一个卫生科。四名医务人员不能担负教职员工的医疗任务。只能把4人和医疗费缴北外统一管理使用。卫生科设在北外和我校(留学生高等预备学校)共用的西院内一号筒子楼。一层是诊室,二三层是病房——用以治疗需隔离的病人。

“文革”中备战疏散时,1968年我们才与北外卫生科分开。我校先到芦村,后又搬到茶淀办干校,医务人员增至8人,分配在两三个点儿做日常门诊治疗工作。

那时,医疗器械很简单,仅有北外卫生科分给的少量医疗用品,后来又购置了一些。有两三间房子做诊室,用一个砂滤缸过滤开水,刷洗压舌板、针管、针头及外科换药用的剪刀、镊子等。刷洗后用一个手提式小高压锅,在火炉上消毒,周转循环,反复使用。还有一台简易的显微镜和血压计、听诊器。药品去天津市或回北京购买。

顺便说一句,当时教职工还是青壮年,做着干校盖房、种地、果园等工作,患大病的很少。

1972年北语与第二外国语学院(二外)合并。几位医务人员又去了二外,在那儿的医务所内科、外科、药房等科室工作了一年。后因国际形势的需要,经敬爱的周总理批示,北语复校了。我们随之撤回到新校址,矿院搬走后的地址。卫生室设在老10楼的一层。我们自己动手,擦玻璃扫地摆桌椅,收拾出几间房作为诊室、注射室及药房。医疗器械依然很简易:用普通的显微镜做血、尿常规化验;注射只有二十几支针管,刷洗消毒后使用。既没有蒸馏器,也就没有蒸馏水,还是用砂滤缸过滤开水刷洗消毒。那时,一种药每天用一个针管为病人注射,只换针头。用后刷洗消毒再用。针头钝了、弯了在细磨石上磨磨再用;药房也极简单,开始时,装药用的磨口瓶,还是一位老师傅托人从玻璃厂买来的。贴上标签,放在桌上,每次用药勺数药片,装入纸药袋发给病人。将大瓶 药水分装在小玻璃瓶内,贴上瓶签发给病人服用。用后,瓶子收回消毒再用。

就这样,几个月后,矿院将医院楼腾出交给我们使用,北语“医务所“才正式定名。

随着北语事业的发展,医务工作人员不断增加,有部队转业的、有从其他单位调来的,后来从人民大学校医院调来六位医务人员。从而我们的队伍壮大了,已达20多人:有了挂号收费、内科、外科、眼科、牙科、针灸理疗、保健、注射、化验、药房等科室。本着“预防为主”的方针,我们定期为教职员工进行体检,打预防针,吃预防药。做到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医院领导为提高医务人员的业务水平,多年来,不断地派人出去进修,请专家前来授课。医生业务水平大大提高,成为全科医生。

此外,学院各级领导,非常重视校医院的发展,每年投资增加医疗设备和各种医疗器械,不断改善医务人员的工作环境 。经过多方努力,医务所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医院,并被市里评为“一甲医院”。而且还定名为:“北京语言大学社区服务中心”,为校周边群众的健康服务。

如今,你迈进医院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宽敞豁亮的大厅,整洁清爽的走廊,处处洁净清新,已是一座整体五层,漂亮的医院。医疗条件大大改善:注射器已由多人一管不断刷洗消毒再用,改为一次性注射器,用一次性输液器输液治疗;药房已由从塔式转盘的瓶架上取瓶数药片,变为整包装发给病人,防止了污染环节;又增加了中医中药;理疗按摩;化验已由原来门诊常规的血、尿化验、生化。现在,可与大医院媲美:有先进的血常规化验仪器,扩展了肝、肾、心肌等方面的检测项目,与三甲医院逐渐同步。其他仪器也都换成了最先进的;心电图机已有多台,B超机也换成了彩超。有了肾动脉、超声心动、上下肢动静脉的检测。又增加了动态血压监测、动态心电图监测等仪器;X光有:50毫安透视机、500毫安拍片机、骨密度测试仪、500毫安多功能拍片机、由自动洗片机换成了数字化牙片机;外科有电针仪、微电脑仿生治疗仪、红外线、红光治疗仪等。另外,眼科:眼底照相机;妇科:红光治疗仪等。理疗、康复设备也不断更新;电脑已普及。

这一切告诉我们:校医院紧跟北语的步伐,与时俱进。现今,又有了社区领导的全力支持,医院更是锦上添花。

北语在新时期,有了日新月异的发展,现在已成为国内、国际均有影响的“北京语言大学”。作为一名老职工,看着北语的发展壮大,看着校医院的巨大变化,我感到由衷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