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掠影

联系我们

平凡之路上的风景也不错啊

作者:李秋实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3日


11


今年6月,我15岁的外甥女参加了中考。这个将近170CM的少女已经不像以前总爱抓着我的手无忧无虑的转圈圈,一口一个“小姨”地表演可爱的魔术了。因为备战中考,我们见面并不多,有限的几次家庭聚餐,当我送给她小礼物的时候,她会回馈给我专属于豆蔻年华的羞赧的微笑。但是从她偶尔发的朋友圈里我知道,这个姑娘已经渐渐长大,有了自己丰富的内心世界,有志趣相投的朋友,已经开始面对自己的未来。每当思及这些,我都会想起15年前的那个夏天。

2002级,北语新生中最平凡的一个我

02年本科新生报到时,北语40周年的校庆已经结束,但道路两旁的万国旗就像今天一样迎风招展。我和爸妈提前两天到了北京住在姐姐家,那时她刚生完我的外甥女不到两个月。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一个婴儿,她那么小,还不如一个沙发靠垫长,当时我就在想——她和我的大学生涯是同龄的呢。对于一个不甚明了的未来,当时的我也像她一样懵懂。

对北语我之前真的是一无所知,作为一个学习中游、普通高中毕业的学生,能考上北京的一本学校简直是奢望。原本我也只是遵从了高中老师的意见——就算考得不好,一本志愿也不能空着,万一考上了呢。高考后我和妈妈在本地的二本学校、专业里精挑细选,顺便填了不可能考上的北京一本志愿。中文一直是我崇拜的专业,我最喜欢的高中语文老师就是中文系毕业的,所以我想满足一下自己虚妄的梦。一所研究语言文化的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这是我被录取之前对北语唯一的认知。然而当得知真的考上这所学校时,我和爸爸妈妈都惊呆了。谁也没做好任何准备让我离开家,去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度过四年,即使这个地方是北京。

2003年“非典”期间摄于来园

2003年“非典”期间摄于来园


好在姐姐家离北语不远,听说我要来这儿上大学,她告诉我这是一所挺好的学校,校园不大但是留学生很多,还特意在报到前开车带我游览了一遍校园。就是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了万国旗和肤色各异的面孔。当时的自己怎么会知道,多年以后能跟北语结下不解之缘。那个时候这些新鲜的场景带给我的唯有对离家的不舍、对新环境的无措以及一些些不愿启齿的自卑。我像是个穿着普通衣裤闯进华丽舞会的人,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穿行在身边的人就是大学生吗?他们成熟稳健,显现着作为学校一份子的那种从容自得,而我或许是这届新生里最最平凡的一个。第一次游览北语的紧张和不安我记忆犹新。那种烦躁的情绪让我把对爸爸妈妈的依恋变成了阴阳怪气的任性。报到前的两天里,我莫名其妙地跟我爸闹别扭,没等到报到当天,也没有事先告诉我,他就回家了。这件事让我内疚到现在,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

适的机会跟他说声对不起。

2002级,优等生身边最平凡的一个我

新生报到之后我在寝室里认识了第一批同班同学,他们有的来自重庆,有的来自山西,有的来自河北;他们有的外放,有的内向,有的淡然。我们很快熟络起来,那时的氛围让从没住过集体宿舍的我感到踏实。没等到开学我就认全了02汉2的同学们,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带着各种各样的梦想,一起上沈建青老师的“英语精读”,一起背罗卫东老师的“古代汉语”,一起跟施家炜老师练习汉语语音的发音方法,一起把各自的心情记录在刘军茹老师的写作课上,也第一次在黄新亚老师的“中国文化概论”课上听到震撼人心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直到今天当我站上讲台,也都会在每学期的最后一节课把这四句话分享给我的学生们听,它曾经那样深深地打动过我,我也由衷地希望可以把它传递给一届又一届的学弟学妹。

2002级汉语言文学2班在人文学院教室进行团队素拓,约摄于2004年

2002级汉语言文学2班在人文学院教室进行团队素拓,约摄于2004年


本科四年里我认识了许多优等生——晓庆每日勤学英语,旧礼堂的山坡上、路边的花园中总能看到她晨读的身影,她的成绩也在之后的日子里突飞猛进。晓蕾坚持去北大听课,每次下课她都带着许多问题认真向老师请教,在当年为数不多成功考研的同学中,她算是一个,而且如愿考上了北大。方立是个胖胖的男生,幽默而理性,班里的同学都喜欢他,毕业时品学兼优的他选择了服务基层去当了村官。我的室友婷婷是个性格直爽的朝鲜族女孩,嬉笑怒骂都在脸上。她常说自己的汉语基础不好,但我能看到她每节写作课都上得那么用力,英语也好得要命,她的语言天赋令我羡慕。毕业工作一段时间后她决定到日本学习语言学,我常盼她早日学成归国。

我的另一位室友文佳,个子瘦瘦小小的,始终留着樱桃小丸子的发型,再小的眼镜在她的脸上都显得大大的。在大家的印象里她内向而害羞,笑的时候会捂起嘴巴只露出弯弯的眉眼,但作为同屋我们知道她是个低调的学霸,中英文俱佳,酷爱听歌剧、看电影,卧聊时她常讲起自己在农村的生活,一餐一饭、一阡一陌都展现给我未曾见识过的乡土,那样广阔而丰饶。不仅如此,我也看到了文佳丰富的内心世界,跟她聊天时常让我惊叹——原来还可以从这样的角度看待问题,在最不经意间她对我影响颇多。还有一位自带女主光环的室友宇征,这个东北女孩高挑、美丽,眉目之间尽显英气,走起路来步履生风。她是我们一入校的班长,组织能力、表达能力、学习能力都出类拔萃。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她说话时,她穿了一件宽大的粉红色小格子衬衫,胸前缀着一只毛绒兔子,这让我看到了女神的一颗少女心。宇征做过院学生会主席、学校礼仪队队长,主持过许多晚会,后来作为北语第一批“2+3”的学生干部工作保研。

当然还有很多优秀的学长学姐,他们或许不认识我,但他们的样子,或激昂、或端庄、或学术、或摇滚……却都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仰望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人交朋友是件无比开心的事,我总能从他们身上看到散发出的光芒,这些光芒并不会显出我的平凡与黯淡,相反,走进他们我也被照亮。虽然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成为他们的样子,但我逐渐清楚应该跟他们学习什么,东拼一点西凑一点,我也慢慢成熟起来,找到适合我的地方,散发自己力所能及的光。

2002级,北语校友里最平凡的一个我

转眼就2017年了,北语即将迎来又一个校庆。每年看到新的招生简章,我总爱翻看校友名录。那些外交使节、汉教名师、新闻媒体人、金融工作者……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北语人。他们是北语的名片,在各行各业续写母校的荣耀,兑现着“德行言语,敦睦天下”的诺言。最喜欢每次校庆推送的各种宣传片,当说起某国元首是北语校友时,当发现哪个名人是上世纪某个年份从北语毕业时,当毕业生从世界各地发来贺电时,我真的由衷地感到自豪,恨不得跟每个人说——看,我们北语多棒!所以,当宣传部的老师问我要不要在校庆时写点什么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惶恐的。跟知名校友比起来,我太过平凡,有什么故事可说呢?但是转念一想,平凡可能大多数,平凡可能是常态。北语给我们提供了国际化的视野、胸怀天下的包容和积极的行动力,一届又一届从“小联合国”走出的学子,即使在最普通的岗位上也是富有建设性的、值得信赖的。

2006年02级汉语言文学2班在图书馆前毕业合影

2006年02级汉语言文学2班在图书馆前毕业合影


相比于毕业后再难有机会故地重游的校友来说,我这个北语土著平凡却幸运。教四楼后面的来园让我的很多同学魂牵梦萦,现在它成了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有时候同学在群里说很想念老食堂,想念北方窗口那个嗓音浑厚的大叔报菜名,我说食堂起了新楼什么时候我们能再聚呢?

有的同学问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聚在Bla-Bla Bar看球,我说Bar不在了,但我照下了那面满是涂鸦的墙……

天南海北的同学们啊,我替你们静静地守在这所校园里,看过玉兰看樱花,捡起秋叶又见冬雪,我愿意在你们念叨起母校的时候把这儿的消息报告给你们听。离开北语的你们或许早就习惯了西装领带、高跟红唇的生活,可是如果归期到来,你们一定还是从前穿着T恤、球鞋的少年模样。虽然曾经熟悉的校园也在一点一点地改变,我们记忆中的风物或许少了一些,但新添的景观又再成为学弟学妹们毕业后的回忆,北语就是这样历久弥新,被我们长久地爱着。

15年的时间把一个小婴儿雕琢成了娉婷的少女,而当年初识北语的小女孩也褪去了青涩步入而立之年。虽然没有站得那么高,走得那么远,但我何其有幸能成为北语教职工的一员。我曾经的老师变成了现在的同事,在一贯的崇敬之外又多了几分亲切。恩师们一如往常给予我不断的鼓励和提携,而我将他们当作德行和学术上的标杆。我也很庆幸自己的另一半同样是北语土著,我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有着北语人共同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对学校我们有着相同的情感。可能在相识以前我们已无数次在梧桐大道上擦身而过,现在我们带着孩子走在同一条路上,让万国旗拂过脸庞。

这是一条北语人的平凡之路,但我想说这路上的风景也很美啊!那些闪闪发光的人让我懂得欣赏,学会鼓掌,也让我找到了前进的目标和动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有的很明显,就像一块手表的表针,准或不准一目了然;有的并不起眼,就像表盘背后的齿轮,但它却切切实实地影响着机器的运转。所以,做一个细致用心的辅导员,做一个务实严谨的教务工作者,做一个传道授业的教师,做一个充满活力的家人,每一个人生角色都有自己特有的价值。使自己成为一个具有建设性的人,同时保持一颗好奇心,学会享受和欣赏生活中的美,这是15年里北语教给我的事,也是我平凡却精彩的北语故事。

作者:李秋实,2002-2006,在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7-2010,在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就读,获得法学硕士学位。2010年至今,在北京语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任职,担任辅导员、思政课教学及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