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北语
媒体北语

北京日报:故人戴花来

作者:北京日报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1日  

   

111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

   小楼外,幽香浮动,阵阵歌声,循声而望,一树茉莉花下,妻子独自徘徊……

   “俊萱!是你吗?”常敬宇叫了一声。

   妻子回眸一笑,身影却越来越远……

   常敬宇猛然惊醒,窗外,夜阑人静,又是孤梦一场。

   常敬宇和杨俊萱是大学同窗,亦是结发夫妻,毕业后几经辗转,同在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对外汉语。

   1994年9月,常敬宇被派往位于伊斯兰堡的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教汉语,并担任中文系系主任。妻子杨俊萱一同前往,被该校聘为汉语教授。令人惊喜的是,竟然他乡遇故知。中文系副主任米斯巴曾在北语求学,是常敬宇的学生,她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常敬宇夫妇,称杨俊萱为“杨妈妈”。

   每周,常敬宇12节课,杨俊萱16节课。常敬宇还要操心中文系大大小小的事务,听年轻教师授课,助其提高改进。课余,杨俊萱和常敬宇教学生剪纸、编中国结、书法、国画……看到中国传统文化受到学生的喜爱,夫妻俩很自豪。

   异国他乡,生活不易,夫妇二人自得其乐,他们很少谈及家务事,说得最多的就是教学心得,让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青年人,学会汉语,更好地感受中国文化的底蕴,在夫妻俩心中,是最重要的事。

   一年半之后,夫妻俩迁入幽静的二层楼新居,院内花木葱茏,其中有一株茉莉花,春夏之际,花香满院,沁人心脾。杨俊萱爱极了这花,她常把茉莉花戴在头上,或折枝插入花瓶,她还教学生们唱《茉莉花》等中国民歌。

   迁入新居后不久,“杨妈妈”病倒了,起初只是发烧、脸红,后来连走路都困难。常敬宇劝她请假,杨俊萱摇摇头,“快期末考试了,我不能耽误学生的课。”

   “杨妈妈”还是没能撑住,倒在课堂上,被送往医院,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医生诊断,她因感染疟疾得了脑炎,生命垂危,需要大量输血。中文系学生听到这个消息,纷纷跑到医院,捐出的血足以为“杨妈妈”全身换一次血。米斯巴还组织中文系师生每天到医院轮班值护。一天,深夜12点多,医生说,治疗缺少一种药,必须到150公里外的拉合尔市一家大医院去取购。正准备回家的米斯巴二话不说,开车带着常敬宇连夜启程。半道儿,汽车出了故障,一根输油管被堵,情急之下,米斯巴竟用嘴把油管里的杂物吸出,汽车得以重新上路。四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把药取回来了。

   不幸还是发生了。

   一个多月后,杨俊萱因公殉职,她被安葬在伊斯兰堡的一处公墓里。白色大理石底座上,是打开的书页,上面是常敬宇亲自写的碑文。墓碑前种着凤尾竹、月季以及“杨妈妈”最爱的茉莉花。

   每次去墓地看望亡妻,常敬宇都会折上几枝茉莉花,轻轻放在墓前。平日,独居空楼,常敬宇甚感孤寂,他压抑着心中的悲伤,努力上好课,他知道,这也一定是妻子的心愿。

   出发时,成双结对,归国时,孑然一身。回国时,常敬宇已带过200多位学生,他所协办的中文系也办得风生水起。归国后,常敬宇继续对外汉语的教学,听过他课的留学生成千上万。他的儿子也继承了父亲和母亲的志愿,加入到对外汉语的教学中。

   无数个深夜,常敬宇摩挲着泛黄的老照片,思念着亡妻——

   “叹惋玉消一瞬间,恍惚音容现眼前;人生几番遂心事,曾赏东樱看雪莲……”

   思念“杨妈妈”的还有米斯巴。如今,米斯巴已成为“巴基斯坦汉语之母”,这个国家会汉语的人,99%都是她的学生。每逢清明节,米斯巴总是带领中文系的师生,来到“杨妈妈”墓前献花拜祭。到了暑期,她则带上青年教师来北语进修,聆听常敬宇授课。

   今年夏天,米斯巴再次来到中国,带来一束来自巴基斯坦的茉莉花,这是她送给常老师和“杨妈妈”的礼物。

   半米多高的茉莉花束上,白色的小花绽放,散发着阵阵清香。

   恍惚间,常敬宇仿佛又回到伊斯兰堡,看到妻子,在茉莉花丛中微笑……

   常敬宇,提起笔,写道——

   “寂寞梦中闻笑语,又有暗香盈屋。

   故人戴花来,笑迎哭诉离别苦。

   推窗望明月,月圆却似缺,

   茉莉花香如故。

   忆往昔,携手兰都漫步。

   叹君早归黄泉路。

   思惆怅,寻无处。

《北京日报》2017年9月11日第8版

http://bjrb.bjd.com.cn/html/2017-09/11/content_174355.htm

网友评论:

  • 暂无评论

    发表日期:0

hac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