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北语人物
北语人物

始于缘分 陷于相声 终于梦想 ——专访北京语言大学日语系外教西田聪

作者:学生记者 翁蓓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12日  

  西田聪很喜欢日本的一个谚语“石の上にも三年”,意思是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好,一定要付出若干年的努力。西田聪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是学习汉语、学习相声、做日语教师,他都已然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梦想开出璀璨的花来。

始于缘分: 初遇中文 念念不忘

 西田聪与中文结缘是在小学三年级,“我的家乡日本舞鹤与中国大连是友好城市,我三年级的时候,正值中日友好邦交30周年,学校有来中国的交换项目,我去了一次大连。我发现我完全听不懂那里的人在说些什么,当时很好奇,后来我才知道大家说的是中文,从此我也萌生了对中文的浓厚兴趣。”中文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的外语,中国也是日本之外他到过的第一个国家。这样妙不可言的缘分,悄然拉开了他中文之旅的序幕。

凡心所向,素履以往。秉持着浓厚的兴趣与热爱,西田聪从初中开始自学中文。他先后参加过两次“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大赛”,2009年观摩,2010年作为日本代表参赛,斩获了个人季军的佳绩,并且获得了国家奖学金。拿着这笔奖学金,他来到北京语言大学继续学习汉语。四月份来到中国,他先在汉语速成学院学习了半年,同年九月份跟随中国本科生一起进入人文学院的中文系学习。他感叹道:“当时接触到古代汉语这类的课程感觉真的太难了,但是越难越要认真学呀!”从他坚定的目光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当时学习时的不畏艰苦和迎难而上。

西田聪认为,任何语言的学习都离不开交流。本科期间,他经常主动去和中国人交流,有一段时间甚至同时和五个语伴保持着密切联系。周一到周五,他每天都会和一个语伴交流。“我们最初学中文,都是这样的对话,‘你好吗’‘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谢谢!’但是只有真正和中国人交流你才会发现,根本不会有人这样沟通交流。‘吃了吗?’‘吃了!’‘吃的什么?’‘吃的炸酱面!’这才是本土化的交流。” 西田聪现在一口流利的中文离不开这样频繁和沉浸式的语言交流。他和语伴在一起的学习,并不局限于书本上几道题或者某个词语的发音,他们常常一起约饭、喝咖啡、逛老北京,期间的趣事也很多。“有一次我和一个语伴一起吃烧烤,他点了一份腰子,说是很好吃很有营养。我觉得确实不错,但后来吃完了他告诉我这分别是动物的什么位置,说完了我就感觉有点……哈哈!”。西田聪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六年来,西田聪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多种汉语水平测试,如新HSK汉语水平考试6级,口试高级,日本中国语检定考试准一级等。他在各种中文征文比赛中也斩获佳绩,如2016年北语汉语国际教育学部孔子学院奖学金生“我的中国梦”主题征文比赛一等奖,2017年日本侨报社日中交流研究所第一届“难忘的中国留学故事”一等奖等。

陷于相声: 拜师学艺 勤学苦练

  西田聪的新浪微博粉丝量多达1.2万,可以说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留学生了。大家了解他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一口流利的中文,更是因为他那绘声绘色的相声表演。

西田聪第一次接触到相声是在著名相声艺术家丁广泉先生于北语体育馆的一次演出上。西田聪与相声惊鸿初见时,他便心想:“如果我会说相声,用一门对自己而言是外语的语言能把中国人逗笑,这肯定是很帅啊!” 于是他萌生了拜丁广泉先生为师的想法。之前西田聪跟过一个东北的老师学习中文,所以刚开始一张口就是浓浓的东北口音,普通话很不标准,所以丁广泉先生不愿意收他为徒。于是西田聪努力认真学习中文的同时,接连几周都在周六去听丁广泉先生的相声,并且再三表达自己拜师的强烈愿望。这样的一片赤诚之心终于打动了丁广泉先生。“当时师父给了我一个相声段子让我回去看看,希望我量力而行。那个段子很难,但是我非常开心。”那是一个关于春联的段子“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西田聪读不懂,他问了中国朋友,大家也不懂。“没办法啊,我就死记硬背,背下来之后又去找师父。师父没想到我不仅没有知难而退,还把段子全部背下来了,他很感动,终于愿意收我为徒了。”就这样,西田聪开始了他学习相声的旅程。

一个中国人学习相声尚且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一个日本人了。首先,中文原汁原味的语音语调就是一大难点,西田聪通过反反复复的练习和纠音,才达到现在这样“炉火纯青”的水平。其次,由于文化和思维差异,掌握中国人的笑点很难。想要说好相声,了解中国人是大前提。“相声界有一句话叫做‘弄月嘲风’,意思是咱相声讲究把日常生活里碎片化的东西通过嘴巴有趣地表达出来。”因此,西田聪尝试近距离观察中国老百姓,从中了解中国社会百态,“早上起来去看看打太极的人,早饭吃油条和豆浆,闲暇时玩玩核桃,晚饭揪蒜吃饺子,甚至去看中国人吵架,去看征婚现场等等,这些我都经历过”。

相声这门语言艺术蕴含着的中国文化习俗、文学意蕴,让西田聪越学越觉得有意思,也逐渐从“为了学中文而学相声”过渡到“为了学相声而学中文”。他在相声里徜徉中国的千般文化,饱览中国的万种风情,也更加喜欢相声,喜欢中国。现在,西田聪已经是国内小有名气的日本相声演员了,因此他接受过多家知名媒体的采访,如《CRI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联播》《人民日报·海外版》等等。这样的成就与他的热爱与努力息息相关。

终于梦想:留任北语 来日可期

今年6月,西田聪硕士毕业,在北语的身份也由学生变为了老师,成为一名日语外教。他说,他在北语已经学习生活了六年,这六年来北语的一草一木、良师益友都深深吸引着他,他非常感谢母校对他的栽培,在母校做外教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母校的回馈和报答。留校做老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以前的一个中国语伴,他问过我很多日语方面的问题,但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西田聪无奈地摊了摊手,“虽然日语是母语,但是我并没有系统地研究过日语。于是我下决心要系统地学习、研究一下母语,这样才能实现我的第一个梦想——做一位日语老师。”四年前,他一边在北语人文学院学习中文系的课程,一边报了一个非全日制的日语专业网络教育课程,也是在今年取得了网络教育课程的毕业证书,为西田聪成为一名日语老师奠定了扎实基础。

如今,西田聪的日语课已经一炮打响,颇受学生欢迎。这些离不开他风趣幽默的教风和过硬的专业水平,他作为一个老师的用心也都在他的课堂里体现得淋漓尽致。比如,他上课时会穿一种简化和服,“这是一种统一感、仪式感,我把它视为我的工作服,日本是一个有制服文化的国家,我穿上这个衣服,心理就不一样了,就把自己定位为日语外教了。我也希望这个和服可以有助于塑造语境,给学生带来一种‘环境感’。”西田聪的《日本概论》课中有一个内容是关于日本茶道的,那天西田聪换了一身浅绿色的正宗和服,这和日式抹茶的颜色很相近,西田聪希望这样的颜色和搭配可以给学生带来审美的愉悦感。

“我用百分之一百的精力去备课,我知道我要讲什么,但是课堂不可能完全按照我预设的进行,有时候我一着急会忘了之前想要讲的。但是我的学生都特别配合和热情,我觉得学生帮我的比例大一些。”西田聪将谦虚好学带入了自己的课堂。他的精益求精、对课堂的认真打磨,所有学生都看在眼里,也促使他们更加努力学习日语,不忍辜负这样一位风趣又认真的老师。

  除了日语教师,西田聪的第二个梦想是成为一个外交官,第三个梦想是成为一个“文化人”,西田聪的三个梦想都离不开中日文化交流,他希望在中日友好交流中奉献力量的心也赤诚可鉴。西田聪和北语的故事,和中国的故事精彩未完,来日可期。


微信图片_20181105142522

西田聪




网友评论:

  • 暂无评论

    发表日期: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