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报道
专题报道

【北语教师在海外】那些年,我在墨西哥教汉语

作者:中华文化研究院博士 张瑾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12日  

我所任教的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孔子学院位于首都墨西哥城,大学在墨城南边,孔子学院在北边的老城区。老城区是墨西哥城的中心,蕴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拉丁美洲很多国家的首都一样,以ZOCALO广场为中心,教堂、博物馆、政府机构林立。同时,老城区也杂糅了大量的贫民区,有着诸多历史遗留的问题。

回忆起在墨城任教的经历,不免会套用《北京人在纽约》的台词,“如果爱一个人,就送他去墨城,那里是天堂;如果恨一个人,就送他去墨城,因为那里是地狱。”在游客的匆匆一瞥中,这里色彩斑斓、馥郁浓香,街道上时刻会响起欢乐的玛利亚奇,每一天都显得那么值得庆祝。但若是居住生活,那么在墨西哥城,安全问题绝对是值得老生常谈的话题。

我的安全教育第一堂课是源于一件旧的黑色帽衫。刚到墨城不久,跟一个中国女留学生朋友见面,准备离开的时候,天色将晚,她找了一件洗到褪色的黑色帽衫,要我披上了,说走路上穿低调一点,安全。

很快,我就体会了这件黑色帽衫带来的安全感,因为孔院在的老城区,常常发生游行示威,时间和我们晚课保持一致。很快,我就遭遇了示威游行引发的封路、与满街荷枪实弹的警察擦肩而过,也目睹了游行中情绪激动的面孔。

任教期间,经历过2013年娃哈卡州教师们秋季罢课大游行、2014年为格雷罗州43名失踪学生的伸张正义的大游行。前者,游行人员驻扎在离我们学校两街之隔的ZOCALO广场,满街帐篷,一住半年。后者,最为激烈的一次游行,愤怒的示威者冲到了ZOCALO广场上的国家宫,并点燃国家宫的大门。

游行发生的时候,秘书就会飘到教室的玻璃窗外,示意我们,晚上有游行,早点下课,快速离开。晚上上课的学生不多,有时能有同一个方向结伴而归的人。更多情况,就是披着朋友的夜行衣,迅速潜入地铁,回家后在群里报声平安。

不仅仅是游行,老城区有大型的批发市场,大量的现金交易吸引了抢劫甚至更暴力的犯罪行为发生。一次,我们在学校旁边的广场进行孔院日活动。活动将结束,我们在收拾各种物品的时候,听见了枪声,接着就看到六辆警车、六辆救护车呼啸而过。等我们都回到了家,才知道隔着我们学校两个街区,发生了持枪袭击事件。

除了治安,交通在墨西哥城也不是很安全。和北京一样,墨西哥城的上下班交通高峰非常拥堵。穿梭在私家车和公交车中的,有一款很外壳很薄很短的小巴。即便是随时会散架的感觉,也不影响它们在墨城起起伏伏、拐来拐去的道路上,急速转弯、甩尾,并始终敞着车门。到站时也不会停稳,似乎每个人都能身手矫健的跳上跳下。

我身手就不那么矫健,从小巴车下来,被惯性带倒了。那一瞬间,身体被摔到地上,弹起,脑壳又敲在地面上,整个过程如一个慢镜头。第一次,用平躺的姿态,躺在异国的大马路上,望着雨季云层密布的低空,我想:“我完了。”

没有想到的是,一瞬间,路人从四面八方涌来,离我最近的人微笑着对我说:“别担心!我们在!” 这些墨西哥的陌生人就这样围着我,从我的包里翻了手机联系朋友,帮我把脱下的衣服垫在出血的脑袋下止血,直到救护车来了,我被抬上救护车,车门缓缓关上,一个大叔还在冲我招手:“别担心!我们在!”

那时候孔院正是人手短缺的时候,缝了四针,架着脖套,我就又回到孔院上课,跟学生们说,墨西哥人真好。他们则一脸担心的说,是你运气好。

当寂静击退喧嚣,夜幕降临,在空荡荡有些冷清的房间里,也会想到异国来教汉语到底值不值,但是当我们的孔院发展越来越壮大,学员数越来越多,通过我们,很多普通家庭的墨西哥学生,有机会来到中国,这种为汉语国际教育事业贡献了一点力量的感觉就值得安慰。后来,读到更多海外任教教师的经历,聊起他们在国外生活的感触,我会发现,我的经历也仅仅是一个个案,有太多让人感动的坚持,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付出了。

其实,作为一个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出身的孔院教师,这段人生经历,就如一次在中秋节的课上,月华初上,给学生讲解“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时,跟学生说,以后我们会分隔太平洋两岸,但只要抬头看看月亮,想起你们曾经有个汉语老师,我有一群墨西哥学生,那就很美好了。


3张瑾1

左三为作者

网友评论:

  • 暂无评论

    发表日期: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