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语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正文
热点新闻
推荐
专题报道

【北语教师在海外】那段日子我们一起走过

作者:外国语学部 梁清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0日  


南卡大学孔子学院由北京语言大学与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合作建立于2008年,并于2011年荣获“全球先进孔子学院”称号。协助南卡大学中文项目教学是孔院的立足之本,在孔院总部和北语的支持下中文项目稳步发展,2014年建立中文本科专业。哥伦比亚主校区有约500名学生选修汉语课程,近两年孔院又支持北部校区开设了中文项目。北语先后有十多名教师在这里工作过,孔院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大家奋斗的足迹和辛勤的汗水

2012年秋天,我接过臧清、赵菁两位前任院长的接力棒,有幸成为第三任中方院长。当时和我一起在孔院本部工作的还有汉语学院的周宾、李晓敏和冯传强三位老师。秋季学期接近尾声,春季学期的选课结果也出来了。出乎意料的是,选课人数大大超出了预期,孔院美方院长兼中文项目负责人叶坦教授找我商量解决办法。我从与叶院长的交谈中得知,南卡大学对本校教师的教学工作量有明确要求,每学期两门课,不能少上也不能多上,要保证老师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做教学以外的管理、服务以及科研工作,这就意味着中文项目教师不能承接超出开课计划之外的教学任务。另外,系里也没有多余的课程经费支持外聘教师。叶院长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孔院身上,期待通过汉办和北语紧急调派一名教师,以解燃眉之急。

当时距离春季学期开学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孔院总部和北语实在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派出教师,表示最快也要等到来年夏天。南卡大学教师指望不上,从北语找外援又来不及。摆在中文项目和孔院面前的只剩下两种选择:一是按照原开课计划执行,超出选课容量的学生退课,延迟到下一学年选课;二是加开新班,满足所有选课需求,增加的课时由孔院老师承担下来。如果选择第一方案,延迟选课意味着这部分学生的汉语学习就要中断,对学生的培养不利,有的甚至就此放弃学习汉语。中文项目期盼第二方案成为可能,盼望孔院老师能帮助渡过难关。

采用第二方案让我非常为难。我们的三位老师都是刚到南卡大学不久,都在适应全新的工作。在北语的时候,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教学,不需要坐班。可是来到孔院之后,工作性质变了,工作量也大了许多。老师们要和中文项目教师一样完成两门课的教学任务。南卡大学是全天候上课,中午没有休息。排课的原则是先安排中文项目教师的课程和上课时间,然后孔院承担剩下的课程,真可谓是“孔院教师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北语的老师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却能放下身段去给中文项目的年轻教师做助教,上练习课;老师们的上课时段经常是中午或晚上,他们都能克服困难,调整适应。

除了教学任务,老师们还要完成孔院运行管理和文化推广活动,每个人都身兼多职,包括对接汉办的固定项目,如:孔子学院奖学金、来华项目、HSK考试、“三巡”等;还要承办孔院的特色项目,如:中国电影论坛、“南卡之星”汉语大赛、南卡州国际节、新春招待会等;还有孔子课堂和中小学教学点的开拓等等。孔院是坐班制,老师们白天除了备课、上课、批改作业,还要频繁参加工作例会、项目沟通会,跟进各自负责的项目。有时盯着电脑连续收发邮件,忙得连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正好是北京上午工作时间,大家又赶忙与北语和孔院总部沟通联系。整个办公楼只有孔院办公室的灯光依旧闪烁着,从院长到教师都在废寝忘食地工作。到了周末,大家还要一起实施各类中华文化推广活动,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

一想到这些,我实在不忍心再给老师们增加额外的工作,担心他们压力过大,身体吃不消。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召集三位老师开会,把事情的原委、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我的想法与担忧向大家和盘托出。老师们非常清楚身为孔院教师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面对困难没有一人退缩,表现出高度的团结和大局意识。大家互相鼓励,坚持完成了那个学期的工作,没有让孔院失望,更没有让北语失望。

在我的任期内,北语又陆续派隋岩、史艳岚、朱文文接替了三位老师的工作,大家一如既往地忙碌着、坚守着。老师们不仅有爱国情怀,更有推广汉语国际教育和传播中国文化的使命感。顾大局讲奉献不仅是国家的要求,更是孔院教师的觉悟。大家不仅出色地完成了学校的外派任务,彼此之间也因为在南卡孔院那段特殊的经历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13年南卡孔院新春招待会的孔院合影,后排左一冯传强,左二周宾,左三梁清,左四叶坦,左五李晓敏。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