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正文

“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回忆

发布日期:2021-07-09  作者:潘末全 点击量: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毛主席发表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军委电台总台组织大家进行学习。我当时从事电台工作,也同大家一起学习了这篇文章。记得当时给我印象最深、收获最大的,就是文章里讲的农夫与蛇的故事。在学习讨论时,虽然我有听不懂、理解不深刻的地方,但是听懂了这个故事,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对待敌人不能心软,必须坚决、果断、彻底地消灭。

台长是一位老同志,他说自己小学没有毕业就参加革命了,大家都认为他受党教育时间长、文化水平高,能讲清楚革命道理。他常讲的一句话“国民党报务员最低的文化程度是高中,比较起来,你们文化程度低,学习业务慢,做起工作来有困难可是经过培训和实际工作的锻炼,同样完成了任务,了不起!这充分证明,只要肯学习,无论什么事情,在我们共产党的队伍里都能做到。”他组织和督促我们学习文化,每天晚上都要学习认字,要做到“四会”——会读、会写、会念、会用包括学习“ㄅ、ㄆ、ㄇ、ㄈ”,逐步学会使用字典,以达到能够自学的目的。还采取了指定专人,包教包会,定期检查的办法。规定每天晚上七点钟是学习时间,首先检查、复习前一天学习的内容,然后学习新的课程。我就是那时学会了查字典,文化水平很快有了明显提高。

一九四九年的春节比往年过红火,虽然只有一个菜品:不是白菜就是土豆和萝卜,但代替高粱米和小米饭,能吃上白面馒头了,大家都觉得生活到了顶点。我们台还排练了活报剧,和村里老百姓联欢,一起扭秧歌,唱着“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咱们的人民解放军”,和老百姓可亲了,大家过了个安定、热闹的春节。

春节刚过,由于形势发展很快,党中央要迁入北平。奉上级指示,电台指定包括我在内的五人组成先遣组,前往北平打前站,为军委电台搬迁做好准备。接到任务后,我们很快便把各种发报机和通讯设备清点、整理、装箱,随时待命出发。

一九四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把十几个箱子搬到了河滩,我负责留下在那里看守。天黑后,一辆美国造的十轮大卡车到了,司机穿的还是傅作义军队的服装。大家一起装车,把箱子码放得平平整整、固定得稳妥牢靠。因为有保密和防空命令,我们一直等到晚上九点才出发。一路上,车灯很亮、照得又远,道路看上去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一路上战争留下的痕迹至今历历在目:铁路上的铁轨被扒的横七竖八,桥梁断裂。道路是抢修过的,路基很差。我们坐在车上颠簸着,就像在摇煤球,有的同志都晕车吐了。路上,我们的卡车还遇到了四野南下的部队,他们精神饱满、有说有笑、情绪高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下午四点,我们经过永定河桥,到了西直门城楼。八位战士头戴钢盔、步枪上着刺刀,威武地守卫着城门。其中一名战士将车拦住。我们的领队掏出了通行证明。查验过通行证明后,战士们礼貌地向我们行肩枪敬礼。当时,城内还没有解除戒严,仍在实行军事管制,一切事务由军管会负责领导。我们开着车,在城内经过一番周折,这才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于是,我们的卡车又从北平城里经西直门开出,直奔香山。这时天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有的同志半开玩笑、半发牢骚地说,“刚从山里出来,又转回到了山里,这辈子是离不开山了。”

二月下旬,香山地区的天气还比较冷。我们住在一个四合院里,房子里是木地板,没有床、没有取暖设备。我们五个人席地而睡穿上棉衣戴着棉帽,盖着军被,头枕自己的军鞋,路途的疲劳使我们一觉睡到了天亮。

经过一个月紧张工作,我们顺利完成了天线架设、设备安装与调试等任务。紧接着第二批人员也到达了。三月二十三日,军委电台剩余的工作人员都随中共中央由西柏坡迁入北平,电台开通,开始全面工作。

战争形势发展快,四月二十日晚八点钟,军委电台全体人员开会。领导在会上说,“今天晚上的电报很重要,是毛主席命令我们的部队过长江,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必须准时无误地发出去。”散会后,大家既紧张又兴奋,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夜不眠,顺利地、万无一失地将毛主席、党中央的一封封电报发了出去。那段时间,随着战争形势发展和任务需要,军委电报的数量比西柏坡时期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有军事方面的作战电报,有与地下党组织联系的电报,还有与苏来往的电报。报务员和发报机二十四小时忙个不停,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个难忘的不眠之夜。不久,迎来了南京、上海的解放。四月二十日晚上发的电报,四月二十一日渡江,二十三日解放南京,五月解放上海。

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台长召集指定的十个人参加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内容是与会人员要做好参加开国大典的准备。会上强调,一定要加强组织纪律性,一切行动听指挥。大家别提多高兴了,洗衣服、理发、擦皮鞋、剪指甲等,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做好了充分准备。

二十八日下午四点,我们乘车前往邮电局(就是现在电报大楼的位置)。邮电局的院子很深,里面有个礼堂,类似我们学校离退休工作处的多功能厅。军委通讯系统都在这里,睡觉是大通铺,面铺着毯子,盖的也是毯子,吃的包子、馒头,菜很少。虽然过的还是战争年代的生活,可我感到既高兴又得意。

十月一日上午十点多, 我们步行来到了天安门。我们的位置在西侧华表下,北面紧靠观礼台,东侧是金水河桥。大家兴高采烈、情绪高昂,不停地唱着革命歌曲东方红。指挥我们唱歌的是李克农的儿子李力。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下午三点整,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各民主党派人士出现在了天安门城楼上,我激动万分。朱总司令乘敞篷吉普车从天安门出来,越过金水桥,开始由东往西检阅部队。朱总司令返回天安门城楼上后,礼炮鸣二十五响,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军乐队高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阅兵开始。首先走过来的是陆军方队,他们军容严谨、步伐整齐,手持冲锋枪、三八大盖步枪。天空上,有二十五架飞机排成三角队形飞过。紧随其后的是骑兵,正方队形排列整齐,战马上的官兵一律肩背步骑枪。最后是海军方队,大约一百多人,背着三八大盖,雄赳赳地走过了天安门。此时此刻,我激动无比,深刻认识到,有毛主席和党的英明领导,有这样强大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有纪律又有高度政治觉悟的人民军队,我们一定能战无不胜。

今天,我们过上了过去不可想象的幸福生活,我们的国家正在一步步强大起来。我们要不忘初心,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为国家昌盛、人民幸福、民族复兴做出自己的贡献。

 

潘末全1933年出生于山西省,1953年入党,历任北京语言大学总务处、出国培训部、老干部处党政主要领导,1993年离休


 

分享到:

下一条:忆初心

热点新闻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