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正文

生命的律动

发布日期:2021-10-18  作者:王月 英美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点击量:

回望

漫过的是无数个影子,无数颗尘埃,无数个闪念。小到关注身心所感,大到叹宇宙洪荒。每一片土地,每一种思绪都是漫过的时空。可以缩进小屋成一统,可以踏破铁鞋无觅处,就像生和息,醒和梦。夏日的夜,一点点清凉就盖过了白天的燥热和焦灼。漫步的时候,仿佛忘了过去也忘了明天。移动的脚步,飞散的思绪,就这样静静地放空,可以抬头看夜幕下的天空,可以慢慢地走,慢慢地想,缓缓地,让身体任性地,自在地悠游。也许夏夜里伴着些许微风,这样漫游下去是最观照身心的旅行了。对古堡、古刹、古树、古书及古人都有种情结,也许是怀古,恋旧。收拾书籍,总有些惊喜出现,或老友重逢,或相见恨晚。翻看二十年前的日记,仿佛写下这些文字的人不是自己。她的故事你曾参与,却渐渐模糊。只有借着文字,才回忆起那份鲜活。我就像个局外人远远地看着她的生活细琐。梦可以将过去与现在重合,让儿时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相遇,回忆也是可以的。只是,身心始终无法真正合一,就像时间一直向前,却无法真正的倒流。唯有艺术,梦幻里,迷醉里,人们忘记了时间,也忘了此身何处,那是罂粟般的瘾,也是自由的芬芳。时间可以很长,长的让人忘了钟表,忘了沙漏计时器。徜徉在绵延的时空里,没有外在,自己已和外物合一,交融。意识在这一刻自由地行走,天马行空,急匆匆的心绪不见了,留下的只是慢慢的思考、回味或是漫无边际的想象。这是一个火热的场,全身的热量和精神的激情都倾注在此。血液沸腾,像急流的河水。原来,没有缝隙的地方,怀着这样的激情,执着地行走,再光滑的石头也会出现裂缝。

想起一个人进手术室,一个人打点滴,一个人跑上跑下找医生给母亲看病,一个人面对病情的宣告,一个人遇到诈骗后报警做笔录……惊慌、害怕、无助、绝望感都侵袭过了我的身心,生命就像影子一样,没有一点重量,这个世界仿佛我没有来过,又像是走过千万遍才发现所有的真实都在这满面灰尘的奔波里。欢喜和幸福于我是那么不真实,所以每次都想沉浸,想继续下去那份来之不易的幸福感和欢喜感。我可以强大到忘了整个世界的艰难,也可以脆弱到寸步难行。疼痛让泪水涌上,更让愁绪蔓延,意念的力量足够强,也弱的无可奈何。也许哭泣是应对恐惧、疼痛抑或死亡最自然的方式了。不可遏制的情感迸发,伴着抽泣和涕泪,无声的沉默在此刻丝毫没有一席之地。自然的反应对抗非自然的强硬和暴力,似乎也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无力,尽管声嘶力竭,而接近危机的时刻从不延迟。无济于事的呼喊和哭泣也许只是本能的作为活着的抗争罢了。

生老病死,天灾人祸,意外不幸潜伏在个体的生存空间。人的强大可以震撼山河,人的脆弱又似乎风来即倒。年少时以为所有这些真实发生的带着血泪的现实遥远得如同故事一样虚幻。年龄每长一岁就会发现,这些就是自然的存在,现实的一部分。你无法阻挡,去抗争还是和解,还是消极地一蹶不振,乐观的态度人人渴望,然而面对痛苦,面对艰难,面对生活的重压,你还能微笑着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吗?生活和你开玩笑,也在时时考验你的坚韧和勇气。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或许都有他自己的使命,要独自肩负上天赋予你的使命前行,没有人能够代替你走路,也没有人可以陪伴你一生。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大喜大悲是太过执着于情感的牵绊,放不下的又能怎样!逝去的人,丢失的感情已成为过去,继续和历史纠缠只会迷失自己,也忘了当下和未来。索性就直面人生各种挑战,不愧于心,不畏考验,坦然而努力就是了。

 

直面

夜晚乘坐公交让我不禁想起北漂的日子,同样的夜晚,零星的几个人坐在末班车的公交上,一身疲惫,脸上有些茫然的表情,那是累的不想再思考了,摊坐在座位上就是最好的休息。如今因为听课晚归,没有那样的疲惫,却同样让我想到了过去的自己,在这个诺大的城市里奔波,穿梭在公车、地铁、人群里,似乎没有思考的时间和空间,有的只是匆匆的赶路。现在的自己更珍惜在校园里的生活,不愿走出这个围墙,生怕那些车水马龙的繁忙和热闹会瞬间将内心的宁静打破,让自己再次找不到北。读书的时光是幸福的,虽然压力重重,但再也没有那种无力和无奈感,也没有每天要上下班的匆忙。我珍惜眼前的宁静,珍惜求学问道的日子。

最害怕的是不经意间获悉熟悉的乡亲故去。虽然出来读书很少时间在家乡,却觉得他们也一直都在。不见面,似乎将所有对他们的记忆都定格在从前,只是某一天,突然传来他或她的死讯,心里着实有些难以接受。越来越不愿回乡,也许是不想面对亲人老去的容颜和身体日渐病态的样子,仿佛不见,他们依旧如故,更或许是自己太过懦弱不敢承担那岁月变化的沧桑和物是人非的荒凉感。我执拗地追逐着心底的梦,仿佛我要用行动退回十年,和时间较劲,只是周围的亲人、朋友、邻人都渐渐地老去或离开这个世界,才发现我依旧带着少年的执拗,还在冲锋向前奔跑,而他们早已步履蹒跚不能陪伴我左右。瞬息万变的人世,我才刚刚开始懂得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就要去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震惊,错愕吞没的不只是眼泪,还有那颗不会思考的心,仿佛时间定格在那,我淹没其中,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过去总爱畅想未来,可如今却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也许经历了一些生死离别和那些无奈的挣扎过后,大脑所想的只是过好当下吧。

我知道远离和忽视只是暂时的无事。不见,不念或许是最痛的别离。时间,可以很长,长的让人们等待不及含怨而逝;也可以很短,短的让人来不及准备充分匆忙上场。意义太过虚无,仿佛和生活离得太远,远的让人感觉那是天书,是诱惑人的迷雾。也许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让人沉醉的,让人忘乎所以的。而苦行的生活是最让人清醒的,让人记得生的滋味。如果你害怕,担心,又不得不去做抉择的时候,即使沉睡,即使不见,不念,又如何抵挡得过时间。你将自己完全交给命运,没了主体意识之后,没了力的支撑之后,你又会如何?如果不去相信,不去征服,任凭下一个恶魔的摆布又会如何?沉沉地睡去,不谈,不想,不念,不见,不听就可以了吗?须知心安处,是故乡,若不安,哪里都是流浪。

我以为跋山涉水来到了他乡,这里的世界繁华热闹,原来我一直站在原地,眼前的辉煌只是闭眼后的一个梦。梦里有多缤纷,梦外就有多落寞。心灵的路径复杂而放纵,方向天马行空,文字里的你只是万千路径里的一瞥。睡和醒的距离有时是梦的亲吻,有时是死亡的劫持。我以为我看见了万千世界,看见了我爱的,我想的,我曾心心念念的远方,原来最长情的是生活里那最真切的点滴和细琐。当眼前的事物不再扰乱心境,当耳边的声音不再枯燥单调,当人群云一样淡去,当一切都成为影子,你,只留一个你,呼吸着的身体承载着不时逃逸出来的灵魂。它,摒弃所有的繁复,不要热闹,不要万千色彩,不要震耳的呐喊。它,像流云一样的自在,这样虚空一样的实在真切地驱走了那层层包裹的实在的虚空。对抗与和解重复着,你,如同那宇宙里的一颗微尘偶然地落在这里……人生是不断积累经验的过程,也是不断减少纷繁的过程。增与减并行才可平衡,不至于过度,不至于单薄。遥远的并非不会发生,远和近的距离也许只在一瞬间。唯有珍视当下,这是你看得见的现实。

 

憧憬

忙,是心亡的状态。或者说是空的状态,而不是真正的满。满的是飞尘,虚的是真纯静穆。你有多久没有踏实坐下来走进书的世界,有多久忘却了最爱的漫步遐思,有多久疏忽了对家人的问候,有多久忘记了停下来思考自己真正的生命归宿?也许,一个忙字可以回应以上所有问题,而事实上却掩盖了你不愿面对的真相。如果人没有了生命意志,没有了对自己生活的掌舵能力,那么,你永远被时间,被周围的一切所裹挟,乱了方向,迷了眼睛。修道之人要的是静心,要的是空和澄明,否则太满的心怎么可以承载道的重量。生命中的重与轻只差一瞬间,因为,于个体,一根稻草也可以是万千巨石。从容要的是一点悠闲感,一点反思和自醒的空间。充实不等于忙碌,休憩不等于虚度。也许就是这样,有时,退也是进吧!人有两个世界,白日的世界和梦里的世界,二者都不是人力就一定能把控的,喜怒哀乐在两个世界里都存在着,真假虚实有时就是不断转换,谁说梦里的就不是最真实的呢。未知的,不能确定的又何尝不是一种美,一种吸引人的神秘。这种美或许蕴含危机,风险或是痛苦和绝望,然而生命走在这样的过程里才会有力量,有沉淀,有岁月洗过的悲壮,这是大美,是生命之赞歌。

“开始”,这个或许重复万次的概念和行为对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同样的自然时间,于你或许是欢呼雀跃,于他可能是重大考验。你如何去亲近这个世界?如何去认识这个世界?和世界的关系建立起来,你就不再是赤裸生命,你开始探索,开始想象,开始行动。开始,总是面向未来,基于当下。一旦开始,也就伴随了“偶然”的参与。偶然可以制服人,也可以臣服于人。人给了偶然以机会,它会强大到让人听从它的安排,无力反抗。也许走过一段被偶然奴役的路,个体才会懂得如何去面对偶然,如何做它的主人,或者是平等以待。日子的清晰和安宁让我感到自己真切的进了象牙塔,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是好还是坏?为何进了象牙塔,隔绝了太多的信息和粗砺的现实也会有些恍惚,仿佛这不是真正的生活。也许,适当的,自己要去感受下粗砺的世界。感受紧张忙碌的拥挤人群,感受那些在八小时甚至加班到深夜的无奈。文学从来没有离开现实,书中的人生在你的眼前也同样演绎。

信和念,意和志,变化中的方向由它们来定,身体跟随这看不见的信念和意志前行。未知的,突然的,也渐渐变得自然。人们不会对自然感到惊诧和恐慌,因为自然,似乎就司空见惯了。可能世界里的声音和影像,离现实很远,但不可否认他们的存在。在自然和非自然之间有多少层级,这些层级就像一条条缝隙将现实无法言传的,无法规约的全部包容,它们是自然世界里的不可能,是可能世界里的自然。谁说可能世界里的自然存在就不能引领自然世界前进呢?现实充满了探险和惊喜,人们在未知的世界里感受精神之花的芬芳,感受真理的光芒。如果人的肉身不需要外在的供给,不需要奔走的劳碌,不遭逢疾病的侵袭,不承受物质的重压,只留它漫步,随着思想漫步,那该是何等的轻盈自在。悲喜如果失了表达,留下的也许就是死灰般的枯寂了。我常向往酒中畅饮的快意,也钦佩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节制。两种极端,我似乎都没有真正体会过也许这是理智与情感的较量使然。如果生命的底色是靓丽的,再大的苦难和重压也会有花儿和绿色出现。就是在死亡来临前,你依旧可以感受阳光、绿树、花草的美和生命力。我爱这个世界,爱所有的美好,爱生命的坚韧,我相信我所选择的,我愿意的和我所执着的。

分享到:

下一条:我与汉语的故事

热点新闻

热点专题